2018-11-16

 贈禮給玻里尼西亞文化中心(PCC)總裁Mr. Alfred Grace。

從第一道彩虹開始

107日抵逹夏威夷,長時間的飛行之後,落地檀香山(Honolulu)。籌畫整個行程的美國瑋願旅遊諮詢公司孫葦萍董事長與吳吉如總經理,已經在機場為我們接機,並親自為我們戴上花串(Lei)。這時,吳總出了一個小作業,希望我們在這個行程中,找出屬於自己的感覺、自己的答案,為什麼夏威夷叫「彩虹之州」。

這次的研習團成員每個人來自不同的部落,不同的的身份,不同的族群,身上都也帶著不同的顔色,形成了一道彩虹。就像我們的第一站,珍珠港(Pearl Harbor)第一道彩虹,我們帶著各自的顏色,進入夏威夷的學習之旅。

楊百翰大學夏威夷分校(BYUH)的校園生活

 楊百翰大學中,從老師們的教學上,努力學習新知識。每天過著學生般緊湊的生活,無法及時的吸收,有時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從臺灣特地飛來這上這些課程,直到玻里尼西亞文化中心(Polynesian Cultural Center/ PCC)人力資源總監Seamus在聽我們分享臺灣部落發生的故事時,泛著眼淚述說:

要將你的手放在白人的工具之上,因為這樣我們才能活下來;把你的心貼緊祖先,因為這樣我們才站的起來;最後也別忘記世上所有事物都是由上天所造。當我們把這些事情都做到了,我們方能成功。

才感受到這個計畫把我們送來這裡,就是要強化我們手中的工具,學習不一樣的主流知識,進而轉化到所在的部落。David Preece教授的課堂上,我們學到兩個強而有力的工具,地方感(sense of place)的建立和旅遊行程的設計;50年前,BYUH PCC所在之處Laie,該地的地方感想必無關Polynesian,但卻因學生的創意而有了今日的PCC,這是地方感和旅遊行程設計的結合。反思到自己身上,如何建構地方感,並且設計出這個地方的旅遊行程,最後達成共識,這都是需要我們回到自己的部落實踐,才可以建立起來。

在玻里尼西亞文化中心(PCC)耹聽村長的生命經驗。於六村之一的紐西蘭毛利村。

多元發展的彩虹在PCC

在玻里尼西亞文化中心(PCC)兩天的參訪中,除了看各個原住民村落的表演之外,最讓我們感到興趣的就是與村長(或負責人)的一小時交流,在對談中了解到他們對自己文化的看法,如何看待自己的文化在PCC

讓我們得以比較並進一步理解各村、各島、各國的情形。有些村長分享自己的族群文化、特色,述說族群遷徙、母文化;有的村長則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帶入族群議題,述說族群認同的個人故事。當我們分享自己族群遭遇到的問題時,有些村長無須語言卻能感受我們的感受。村長們努力將文化紮實呈現給大眾。在這裡我們心心相惜的擁抱,也分享彼此尊榮的樂舞。這是一場心與心的深刻交流。

我們所拜訪了PPC的六個村,所體驗到的全都不一樣!就像彩虹自由發展。

夏威夷大島的神話之旅

兩天的大島之行,從當地導遊的口中一點一滴的串連,發現這二天的行程,是一趟神話之旅:在夏威夷火山國家公園(Hawaii Volcanoes National Park)聽到火山女神(Pele)的故事、在毛納基火山Mauna Kea(白山)知道這裡是雪神波利亞富(Poliahu)的家。神話、傳說在觀光旅行中,永遠最容易感人感動。那是人與空間千年互動後,產生的傳統知識。 

導遊的介紹,讓我們對這個地方有簡單的認識。想要對當地有更深度的了解,則是往後靠我們去自我吸收、理解。我們也了解到導遊帶隊已經有他的模式、客群,所以講故事時,以簡單、客人理解為主。像是火山女神(Pele),主要圍繞在女神的愛恨情仇,而神話與空間的連結、故事背後的意涵則較少提到,如能多加說明或許可以讓旅人更了解夏威夷人如何看待這塊土地,這塊土地的歷史。

 在夏威夷大島感受火山女神創造的大地,感受神話中的土地。

我們不能用深度旅行來要求大大眾旅行,只能從中比較。當我們回到部落設計旅遊行程時,可以從這兩天的大眾旅行中,學習服務態度、解說的方式,補充我們的不足;部落現在流行的深度旅行是否可以轉成大眾模式行程?如果可以,如何準備?要放棄什麼東西?重要的是,我們不能放棄神話、傳說。在夏威夷不論何種觀光模式,神話傳說是最重要的行程串連。

大島旅程的小插曲-夏威夷王國

在夏威夷,常聽到夏威夷王國的事蹟,這變成熱門的觀光景點:卡美哈美哈(Kamekameha)國王銅像、伊歐拉尼皇宮(Iolani Palace)、努阿努帕裡大風口(Nuuanu Pali Lookout)。觀光的背後,王國的子民現在在何處,一直存在我們的疑問之中。

幸好透過導遊不經意的歷史導覽,我們聽到有一個村落,仍然推動夏威夷王國的復振運動。我們臨時換行程前往,這個村落的附近,在1990年火山噴發、冷卻而成之新生地,州政府與原住民都持續聲明這塊地的主權。當地原住民,在新生地上,當地居民創造了小景點,用紅沙鋪出一條通往海邊約莫五百公尺的小徑,在小徑入口開了些小店。

看著夏威夷原住民,或用文字、或用圖畫,沿路寫下「夏威夷王國仍在這!」的字樣時,我們理解各國原住民遭遇到現實生活的挑戰,竟是如此地相似!透過觀光,在地人用地景繪圖表達自己的心聲。

  往海邊約莫五百公尺的小徑上,寫著族人的心聲,「夏威夷王國仍在這!」

 當地人的故事

Outrigger的夏威夷媽媽

Outrigger飯店的文化角落,跟夏威夷的媽媽學習烏克麗麗及呼拉舞,深深感覺,樂舞不只是文化傳遞的一個形式,真正重要的是「人怎麼想」。就像她手上的烏克麗麗,即便原是西方的產物,但現在已被融入於太平洋各島嶼的音樂文化中,島民們並非只是被動地接受它。她在飯店如此商業的地方工作著,不是被動傳遞文化,而是主動分享,她的分享都是來自她的部落、她的家人、她的心,是真正來自於她對自己夏威夷文化生活經驗的分享。

Outrigger店,於Ms.Luana Mailan老師的教學後,擺出花的手勢。

哈娜部落的Aunt MayUncle Nana

最後在夏威夷的時間,終於赤腳踏上種植芋頭園的黏土,在未開放給觀光客的原住民居住空間裡,夏威夷原住民耆老Uncle Nana帶領我們下芋頭(kalo)田拔草。在工作的時候,他分享年輕的生命歷程,當兵和守護芋頭田的故事就跟部落的老人家一樣,一生跟著大歷史的變動。

在夏威夷卡哈娜部落(Kahana)的芋頭上,用勞動感受土地。

Aunt May,分享部落的土地變遷,如何從夏威夷王朝的領域,變成中國人的耕地、白人的海灘,族人又如何買回土地,最後變成州政府,在族人的抗議下,用租地一百年的方式,讓族人繼續在這裡生活。兩位老人家堅守著家園,樂觀的說:「我們雖然只租到2035年,但我們要把土地買回來。」我們都有點心疼,想說,這本來就是您們的家啊!

在夏威夷遇到的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在地組織分享

於Office of Hawaiian Affairs (OHA),同聲為自己的族群禱告。

參訪OHA時,是我們聽到一件臺灣應該要推動的事—夏威夷州的州長上任時,州長及幕僚都要透過OHA辦理的文化教育訓練,來瞭解夏威夷文化及原住民政策等相關事項。無論是原漢衝突、政府與部落衝突及財團與部落衝突,都是來自於強勢文化對原住民文化的誤解以及不了解,用他們的以為去以為原住民的以為。

OHA雖然類似原民會、原民處,但九名董事會成員是民選,自2000年起選舉人身份不再限原住民,凡夏威夷具投票權的公民皆可參與決定。對我們來說產生了很多疑問?(但2000年以來,只曾出現一名非原住民族裔的董事。)在這個移民的土地上,各個族群都是少數的情況下,OHA的自我定位是廣泛收集意見後再做出決策,他們不選邊站,不以原住民立場為唯一立場。關於原住民事務決策與資源分配,「身份正當性」不是最主要的決定因素,以「過程合理性」為核心,所以協商是最重要的決定方式,試著提出原住民政策,但仍要考慮夏威夷的整體發展。

Outrigger飯店集團以尊重在地文化為經營策略之一,因此將夏威夷原住民文化列為員工職前訓練的內容。剛開始推行時公司需要一再反覆地回應員工的質疑:不是要大家變成夏威夷原住民,而是要員工懂得appreciate(欣賞、賞識、重視、理解、領會)夏威夷原住民文化。

夏威夷作為墾殖民地區, OHA與Outrigger兩個屬性截然不同的組織,都相信讓非原住民學會原住民的文化價值與邏輯,是公民社會或企業組織前進的必要手段。

彩虹之州

10月16日,所有的正式課程及拜訪結束,我們在Outrigger飯店分享對彩虹之州的看法「因為在雨季幾乎天天可以見到彩虹」,夏威夷被稱為“彩虹之州”,這是從氣候現象來看的標準答案。從氣候現象延伸到夏威夷的歷史、神話,「像是有一處大島的景點,彩虹瀑布(Rainbow Falls),這裡自古流傳的神話認為,該洞乃是夏威夷島神的家」。從神話延伸出來的彩虹,才能代表夏威夷,並延伸出更多的意義。

從抵達夏威夷到現在,看到的是各個人種,當地人與觀光客和諧的在同一個時空生活著。似乎呼應著彩虹州的別名,正因為不同的色彩才能產生彩虹的精彩。-團員陳權泰  

彩虹之州的人們,在互相接納、交融的同時,又各自保留底色,保持傳統文化習俗本色和原味,卻又多彩紛呈。第三屆的學員,把彩虹成為這次旅程共同的記憶。

行程的結束,是繪出彩虹的開始

當我們回到臺灣,打開手機,line群組已經傳來我們ohana的大家長,嚴長壽董事長傳來的訊息:

「行程的結束,才是改變的開始!」

這趟行程,不單只是一個旅行,而是一種思考的實踐;來到夏威夷,其實也是在探索自己。旅行並不是生活的終點,反過來說,這一次的參訪,是為了展開更好的生活。我們都有自己的顏色,當我們一起彩繪時,就是一道美麗的彩虹。

珍珠港(Pearl Harbor)的彩虹,學員的共同記憶。

最後以Israel Kamakawiwoʻole的一首歌,做為這次行程的結語。希望我們都能像這位歌手,這首歌一樣,雖然是「翻唱」的作品,但它超脫了夏威夷的框架而不失太平洋的精神,當我們在追求改變,仍然要有自己族群的味道。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And the dreams that you dream of

Dreams really do come true

在彩虹彼端,天際蔚藍

而你那些勇於憧憬的夢想,終將會實現

11月17號下午,公益平台公開邀請部落的朋友,讓我們有機會分享一下這一次研習團的經驗。(報名 https://pse.is/BYZYQ

本文整理自臉書公益平台夏威夷文化永續研習團第三屆成員的書寫

(彙整/沙力浪)

 


回上一頁

財團法人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 Copyright © 2010 The Alliance Cultural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台北辦公室| T | 02-2321-3313 | F | 02-2321-5552‧台東辦公室| T | 089-221-991| F | 089-22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