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平台這十幾年來在花東,甚至於全國都做了不少的事情,我們能夠在公益的路上勇敢向前發展而無後顧之憂,都是因為各位未來希望投資者的支持,我的內心真是無比的踏實與感激。

這些年來我們努力用各種的方式規劃,支持,引導!有的事我們走在前面示範,有的事我們和大家一起工作,有些事我們躲在幕後支持,但是我們始終都有一個大的藍圖——期盼「均一國際教育實驗學校」能夠變成花東提供未來人才的基地;「江賢二藝術園區」將來是臺東,甚至於是臺灣吸引國內及國際文化藝術愛好者的國際地標;而類似阿力曼的「鸞山森林博物館」和小馬的「高山森林基地」,則是分布在花東每一個角落,原住民文化的示範生活體驗景點。

最近我看到國際上的一個數據:只有30%的人擅長以閱讀或傳統聽課的學習模式探索知識,其他70%的人更適合透過動手做,來將經驗轉換為知識。儘管台灣的教育有越來越多的人投入改變的行列,但是許多學校的教育方式幾乎是讓百分百的學生去遷就那30%擅於學科考試的人,因此造成許許多多的年輕人無法在學習上擁有動力。偏偏在偏鄉,大部分的人都屬於上述的70%。如何讓學生從實務的參與、應用而學習到知識,是目前臺灣教育系統缺乏的。反過來看,它卻正是花東的優勢,也是我積極希望努力改變偏鄉教育的方向。所幸均一國際教育實驗學校走在一條對的路上,我們小學部深耕華德福教育多年,以富創造性的藝術、手工、肢體律動及音樂,與語文、數學、自然及社會課程相互結合,滋養孩子的生命發展;中學部的「探索教育」和「創意學群」,培養均一實驗教育「做人、生活、做事」的素養。

除了教育,藝術與大自然是人類不可或缺的心靈滋養。預計2024年全面竣工的「江賢二藝術園區」,2022年配合江老師在臺東美術館的個展期間,局部開放二個月,參觀的訪客從幾個月大的娃兒到九十幾歲的長輩,個展與園區引起的熱烈迴響,讓我們更堅信藝術的普世性價值,它並不是少數人的特權。藝術與大自然恰恰也是花東的優勢,台灣的原住民有十六族,台東有七族居住於此,而臺東人口有三分之一是原住民。原住民擁有豐厚的文化與藝術能量,我期許江賢二藝術園區未來開幕後,能連結原本就存在於此的文化繁星,帶動花東走向國際,發展成具有國際高度卻又完全展現東海岸特色的藝術新聚落。

公益是門學問

我一直覺得目前社會的公益事業,大部分只能做到救濟貧窮或者佛教說的布施,但是如何一路伴護這些在經濟、環境上辛苦,或無法適應主流教育的孩子,能夠先走出家庭環境給他們的束縛,也同時陪伴他們開闊視野,找到自己未來的發展,最終變成回饋社會的力量,正是目前社會缺乏的。而這一類長期伴護的工作,目前社會上除了分發獎學金,幾乎很少有組織在這方面深耕。如果我試著把公益分為幾個階段,我認為第一階段1.0 版的公益是「布施」,它代表的是救貧、救急、救難,公益中非常重要的一塊,也是臺灣社會做得非常到位的部分,尤其許多宗教團體解決當下的問題,以慈悲心支撐了社會上這塊不可或缺的基本需求。公益2.0 版則是「安置」,提供安頓教育或工作的環境,找到生命的意義,工作的尊嚴。3.0版是「拔尖」,提供一個長期伴護的機制,類似均一學校從小學到高中,甚至於進入國內外大學,垂直地提供更好的學習環境,讓有能力的人可以改變自己的宿命與未來。第四階段4.0版是「複製與擴散」,結合政府政策,或者透過分享成功與失敗的經驗,讓其他人可以學習,擴大影響力。

接下來,公益平台及均一教育學苑將以邁向「公益4.0」為目標,希望均一的教育模式能夠持續地擴散,成為政府偏鄉政策的修正藍圖。如果我們到目前為止小規模的實驗能夠找到成功的模式,相信它終將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如同美國哲學家、建築師、發明家巴克敏斯特.富勒(Richard Buckminster Fuller)所說:You never change things by fighting the existing reality. To change something, build a new model that makes the existing model obsolete. 想要改變事情,永遠不要挑戰現有的體制,而是做出一個成功的範例,最終變成可以複製的能力, 讓既有的模式自然淘汰、過時。

公益平台成立13年來,大家的支持讓我們在「花東永續」這個大拼圖上慢慢地落實。如何於此刻3.0的階段,邀請更多海內外關鍵影響力人物來到臺東,他們受到感動後,把所見所感化成文字、影像或其他型式的創作,在自己居住的城鄉鎮或國家傳播開來。我相信在接下來的三、五年,這些方向都會有一些成果出現。

看到社會政治的亂象我們無法著力,但是改變社會的文化、文明以及偏鄉的教育,我們正全力以赴!藉此機會,特別感謝大家對公益平台的認同以及對均一辦學的支持。祈盼2023年是和平、文明的一年,疫情早日過去。祝福大家身體健康,事事如意。

董事長